张代理和他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工业化和定制不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在青岛,有一家这样的企业最近很红:海尔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张瑞敏让所有的高层去轮流学习,阿里巴巴副总裁称它的模式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革命性、颠覆性模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专门对它进行了报道这家企业今年一到四月生产、销售、利润指标都同比增长了150%以上,并用10年时间研发出一套由不同体型身材尺寸集合而成的大数据处理系统,它就是青岛的红领集团。

  低调的董事长张代理用11年的时间开创了大规模定制的新模式,让工业化和定制不再矛盾。他认为,这是全球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潮头。

  流水线是私人定制

  一进工厂的车间,让人意外的是每个工位都有电脑,每个订单中有着多达50多个技术细节,他们输入顾客身体测量数据和细节要求后,会自动生产定制版型,而不需要打版师,这就开启了红领西服个性化定制模式。

  以前这些活需要1500个人干,年底只需要10个人。张代理说,这个智能化的系统可以让红领每天生产1400套西服,一套西服的制作只需7个工作日,且都是一次制作完成,每一件衣服都不一样。

  流水线上每一件衣服都有一个电子标签,每一个电子标签连接的是一个活生生的顾客,这些标签记录着这位顾客在每个工序个性化定制的全部生产数据,包括布料、体型、钮扣和款式等上百个数据。

  传统生产线与信息化结合和创新,批量生产线重新编程,组合,实现同一产品的不同型号,不同款式,不同面料的不同转换,实现流水线上的不同数据、不同规格、不同元素的灵活搭配。根据交货周期、专用设备产能、线号、线色、个性化工艺、编程组合后,以流水线生产模式制造个性化产品。

  颠覆性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在张代理看来,这是一次颠覆性的革命,较前两次工业革命而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部分是:工业化的效率制造个性化的产品。开启一个大数据工业化支撑下的个性化时代,为人类高品质的个性化时代创造了可能。而红领发明了大数据支撑下的工业化制造个性产品的生产线,即:3D模式工厂。

  这个革命的价值在哪里?彻底颠覆传统的、落后的商业规则建立在信息不对称的基础上。张代理说,新商业文明中,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要用互联网思维,让交易行为产生在信息对称的基础上。我们发明了一个模式叫做C2M。什么叫C2M?就是Customer(消费者)直接面对Manufactory(制造商)。

  最近和阿里巴巴交流过多次,他们在做C2B,但是我认为红领模式比阿里要先进,未来电子商务互联网商业模式应该是C2M,而不是C2B。为什么?C2B(customertobusiness)是什么?B是一个中间环节,未来互联网思维应该叫点对点,两点一线,要避免三点一线。因为两点一线距离是最近的,中间环节最少。他说,在这样的模式中,消费者与制造商直接对接,消费者在平台上表达自己的要求,而制造商来满足诉求,这就彻底地取消了中间环节。

  3000人工厂11年的实验

  企业刚创办的时候,我自己做衣服自己卖,还自己销,企业过得也还行,为何想到做大规模定制?我1989年去德国看过宝马车的定制车间,感觉到这就是服装未来的方向,但是得解决效率的问题,而美国、日本的工业化又启发了我,能不能创建高效率的定制化系统?张代理说,而且现实情况也很尴尬,如果我的产品想在商场获得好的展位,可能要费很多心思。

  为了脱离这种受制于人的处境,能够获得专业化的、有尊严的生存,张代理选择了这条路用大规模生产的方式满足个性化的需求。红领工厂现有3000人,我把它当做实验室。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敢拿3000人做实验室的,恐怕只有我一个。这11年来,我实实在在投进去的钱差不多2.6亿,用了全部的精力来干这件事。

  目前来看,大规模定制这个大方向是对的。互联网时代,建立在信息不对称和特殊渠道的优势将被彻底颠覆,而便宜、免费、极致、简单的用户体验,这种个性化定制将成为势不可当的趋势和潮流。

  张代理说,红领集团的第二个要素就是平台数字化的运营。要建成大数据系统,硬件显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首要因素就是要有海量技术数据。工业化生产满足个性化需求的核心问题在于解决手工打版,也就是输入身体尺寸数据后,CAD会自动匹配最适合体型版型。而CAD打版过程中,根据测算,1个数据的变化会引起9666个数据的同步变化,比如肩宽30厘米,相应身体其他部位都会发生变化,有很强的衔接关系,也正如此才能保证衣服贴身合体。这个没有大数据是做不成的。

  每天系统会自动排单、自动裁剪、自动计算、整合板型等,这些原来都是靠人工的,效率非常低,但是现在都是自动化的了。

  一组客户量体数据完成所有的定制、服务全过程,无须人工转换、纸制传递、数据完全打通、实时共享传输。真正实现了在线工作而不是在岗工作,每位员工都是在互联网终端上工作,与市场和用户实时对话,零距离服务。

  万万亿数据支撑的3D打印工厂

  记者在车间看到,经过CAD部门的大数据制版后,信息会传输到布料准备部门,按照订单要求准备布料,裁剪部门会按照要求进行裁剪。裁剪后的大小不一、色彩各异的布片按照一套西服的要求挂在一个吊挂上,同时会配戴一个射频识别电子标签。在接下来的几个流程中,每个工人面前都有一个识别终端,以识别射频电子标签,按照标签中顾客详细的要求进行生产,诸如里衬、扣子、袖边等技术数据。

  我们这里的工人没有夜班,晚上回家休息,都是系统干活。公司副总李金柱说:等工人早上来的时候系统把订单都排好了,直接干活就行了,整体的统筹,以及里面流程的改造和流水线,都是董事长一个人改造的。他是总设计师,也是整个系统的架构师。他一年当中最多三十晚上和初一上午休息,其他时间都在工作。而且他在车间和所有的工人一样,有一个固定工位,天天研究这个事儿,用了11年。

  显然,红领与众多服装加工厂有着显著的不同,其通过大数据系统和相应的工艺改变,实现了对传统服装企业改造。张代理认为自己的车间不再是简单的制造工厂,这叫大数据下的数字化3D打印机模式企业。他认为,自己工厂的每件衣服都是打印出来的。

  打造新的生态系统

  通过网络化的平台,红领是如何设计以及与别人的合作机制的?张代理说,全球个性化定制的满足能力对供应链系统、研发设计系统、生产物流系统、客服系统的要求、反应速度非常高,靠普通的经营方式根本无法满足,必须整合内外部的资源、平台来经营。

  红领正在打造一个新的生态系统。张代理说:这个东西需要合力,我们自己现在是把这个平台的模式做出来,也希望这些企业合作。比如说我们设计和面料这块。我们不去研究具体的个性,只研究世界上排名从一到十的十个大牌。研究完了它们,再来研究市场,对应市场来完善我们的产品。我们没能力去自己研究,但是我们研究别人的能力很强。说到底,我们干的就是整合资源的事儿,整合全球的研发资源,供应链资源,大牌设计师等资源。

  张代理对红领的未来充满信心。我就是定制,我卖一件做一件,现在是七个工作日完工,未来可以做到5天之内完工。没有资金积压,也没有货品积压,运营简单,全定制优势,市场潜力大。

  我们现在平均每天做400套衣服,假如有5%的返修率,我们就一分钱不挣了。但是我们是零返修。做定制服装做到零返修,这可能还是一个奇迹。他说。

  对话

  做你一次,就做一辈子

  记者:您10多年来天天在研究不同的数据?

  张代理:这十多年来,我们不是简单地在想,而是在市场上天天做,到现在没有谁提出来的要求我们没法满足,为什么?因为我们根据市场的需求,天天在丰富数据,你只要求这一个,我们满足你一批,我们希望做到满足所有地球人的需求。

  记者:有了网络平台以后,你们怎么收集顾客满意度?

  张代理:我们在建一个大客户平台。实际上我们在经营一组数据,就是客户的密码数据,这是我们最核心的资源。有了这套完整的数据,我相信未来我们做的不是一个人的一件服装,而是他终身的服装。

  记者:在制造环节,红领现在有多少自己做?有多少外包?

  张代理:正因为我们的平台化经营模式,规范化的顶层设计、标准化的体系、体系化的运营是一整套彻底解决方案,因此可无限复制。现在红领这个企业是个实验工厂,一个模式工厂。这个工厂将变成一个生产单元,这个单元之外的全部是外包,不是外包就是交给外面的加盟工厂,即我们复制的工厂。

  记者:11年,有没有人提出这种模式进程比较慢,而且有风险?

  张代理:我们现在做的是诚信、品质、创新和服务。如果不是厉害在这八个字,工厂早就倒闭了。互联网的思维是你做好了,大家都说好,如果做不好的话,大家会使劲骂你。红领为什么做得这么慢?因为可能慢点做才会有未来。最重要的是你必须用行动去满足消费者,如果行动满足了,订单就会回来了。所以我们希望做到做你一次,就做一辈子。这就是我们做慢的原因。

上一篇:印度无法取代中国制造全球“地位”的证据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