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质造才是打假治假的王道_3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1月16日,在阿里巴巴的倡议下,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在杭州成立。 阿里与首期入盟的约20个创始成员发布《共同行动纲领》,致力于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让打假更有力、更高效、更透明。

对此,光明网1月17日发表署名为邓海建的评论文章。文章称,大数据打假,确实是新式武器。打假治假,如果只靠“阿里队”,或只仰仗大数据,而姑息小微企业“擦枪走 火”的惯性,那么,打假与售假,就会陷入“治污与排污”般的循环困局。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身的时候,也请牢记,“中国质造”才是打假治假的真正王道。

以下为文章全文:

1月16日,在阿里巴巴的倡议下,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在杭州成立。 阿里与首期入盟的约20个创始成员发布《共同行动纲领》,致力于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让打假更有力、更高效、更透明。据了解,阿里巴巴大数据打假联盟采用定向邀请制,首批入盟的成员包括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等约20个品牌。(1月16日新华网)

你或许没打过假,但一定买到过假货。

类似“7元一斤的芭比娃娃”,在合规市场是天方夜谭,但在电商平台上,可能就是惊喜价的爆款。但凡一个电商平台,似乎都曾遭遇过“假货的尴尬”。2016年4月,一份由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和欧盟知识产权办公室发布的报告,揭示了全球假货难被根治的一大原因:市场利润肥得惊人。报告指出,2013年全球假货市场高达4610亿美元,占据当年世界贸易进出口总额179000亿美元的2.5%,而上述数据还并不包括在网络销售的盗版影音产品。

在中国式打假之路上,有些共识越来越清晰。2016年双十一前夕,职业打假人王海抨击网购假货泛滥,天猫双11发言人只反问了一个问题:“制假源头工厂该谁去打,你去吗?”这场对话,虽是剁手节的花絮,却生生将打假治假的基本逻辑,拎到公共议题的前台:堂吉诃德式打假也好,阿里打假队的单兵突进也罢,都是事后诸葛、秋后算账,意义或影响固然或大或小,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

阿里的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之所以在国际市场一呼百应,理由大概有三个:其一,深受假货困扰的阿里,成为电商打假的急先锋。公开资料显示,仅在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之间, 依托阿里巴巴大数据,执法部门已经关闭了约675家假货的生产、库存和销售点。去年12月,阿里更是直接向法院递交起诉书,状告刷单平台“傻推网”,这也是全国首例电商平台状告刷单团伙案。其二,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阿里打假事关全球市场公信。这也是为什么少数国家一边把阿里列为“恶名市场名单”,一边又期待与阿里牵手的根源。事实上,截至2016年底,阿里巴巴已与苹果、Burberry、LV、Cartier、Nike等逾1.8万个国际品牌展开打假合作。此外,大数据打假确实为全球市场净化提供了助力。正如地方部门所言,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为公安机关对制售假行为实施全环节全链条查处、开展源头打击提供了有力支撑,极大提高了公安机关对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刑事打击效能。

大数据打假,确实是新式武器。不过,更须厘清的是:假货在网上泛滥成灾,根源还在于线下实体厂商制假售假的“勇往直前”。打假治假,如果只靠“阿里队”,或只仰仗大数据,而姑息小微企业“擦枪走 火”的惯性,那么,打假与售假,就会陷入“治污与排污”般的循环困局。一言蔽之,全民打假,电商固然是责任主体,却不能成为职能作为中的“独行侠”;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身的时候,也请牢记,“中国质造”才是打假治假的真正王道。


上一篇:云计算告别DIY时代 阿里云专有云挑起企业级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