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物联网写入中央经济工作重点 成经济下行压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昨日落幕,会议明确了2019年经济工作要抓好的7项重点,其中在第二大重点工作中专门提出:“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将5G、物联网等科技领域写入经济重点工作中尤其是促进内需重点工作比较罕见,在整体经济形势严峻和经济下行压力背景下,5G、物联网等科技产业的发展是否将再次扮演“白衣卫士”的角色?

以史为鉴:10年前的危机中,通信业不负众望

时间回拨到10年前的2008年,当时全球正在经历着本世纪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在应对这次危机中,国内相继出台了多项政策,通信行业提前发放3G牌照可以说是其中一个重要政策。事后来看,3G牌照发放以及后续产业发展确实为应对危机做出一定贡献,通信行业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了一次“白衣卫士”的角色。

2013年“两会”期间,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向媒体回顾了2008年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政策出台过程。其中,他也回顾了3G牌照发放背后的故事,认为3G牌照提前发放也属于应对全球经济危机的有效措施,因为3G牌照原计划准备在2009年两会后发放,提前几个月的发放给予市场一个积极的信号。

当然,3G牌照发放并不是应对经济危机的仓促之举,而是大势所趋。在李毅中看来,经过数年的技术储备、规模化试验和产业生态成长,2008年底3G牌照发放本身的条件已经成熟;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都有自有资金进行3G投资,不需要银行贷款,若拿出2000亿的自有资金就可以拉动6000亿的投入,所以决定提前发放3G牌照。经济危机是一个特殊的因素,即使没有经济危机,中国的3G产业也到了顺理成章商用的阶段,而3G的商用在客观上给应对经济危机带来一个新的手段。

3G牌照的发放,在短短几年内为整个市场带来明显的促进作用。根据工信部的数据,牌照发放仅1年后,截止2009年底三家基础运营商共完成3G网络建设直接投资1609亿元,用户规模超过1500万户。根据测算,3G直接投资的1609亿元间接拉动了国内投资近5890亿元;带动直接消费364亿元,间接消费141亿元;直接带动GDP增长343亿元,间接带动GDP增长1413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3G网络作为基础设施商用后,基于这一基础设施出现大量的创新,手机视频、家庭网关、无线城市、视频监测、移动办公、移动支付、手机阅读等新型业态开始出现,给互联网企业、创业企业、开发者等群体带来创新的平台和价值,当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叱咤风云的企业都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3G基础设施的建设。同样的,国产手机也是借助这一机会登上舞台,在3G商用3年后,以“中华酷联”为代表的国产手机占据国内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在国内用户手机更新换代中抓住了机遇,虽然当前手机市场格局已大不相同,但不可否认的是3G的商用给国产手机打开一扇窗。

当其他行业还深陷经济危机泥潭中时,不论是对整体经济的促进作用、对就业的带动,还是对移动互联网、手机等产业链相关环节的机遇,通信业却不负众望,给实体经济和国内需求做出贡献。虽然现在仍然存在对3G的一些争议性话题,但至少在那一场危机中让数百万人没有失业、给产业链信心。

两个关键词:内需和基础设施

在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中,笔者注意到两个关键词:内需和基础设施。“内需”是中央将5G、物联网的发展放在“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这一重点工作安排中来;“基础设施”是虽然是将5G、物联网工作放在内需中,但强调的是加强基础设施,而不是具体应用。可以看出,对5G、物联网这些科技领域基础设施的投资,能直接带来内需的快速增长。

(1)从“内需”看5G、物联网的基础设施

对于整体的经济形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通稿用了几个关键词: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尤其是最后两个关键词,道出了经济形势的状况,外向型的市场疲软,国内市场需求就更为重要。近几年来,业界对5G、物联网产业在国内的需求远远高于海外,因此成为增加“内需”的重要领域。

无线通信具有非常明显的地域特征,基础设施建设在某个区域,基于基础设施之上的用户、产品和服务也大部分限定在这些区域中。5G和物联网的一些基础设施就属于这一类,不论是人与人通信,还是物与物通信,用户只能基于自身所在地的网络设施进行,由此产生的终端设备、运营、解决方案、服务等都在国内形成需求。

国内政府、企业、家庭、个人对各种终端和应用的需求,倒逼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促成国内的通信设备、芯片、手机、智能硬件、物联网解决方案形成需求。与其他产品和服务,5G、物联网基础设施建成,将这些领域的产生的需求主要锁定在国内。

(2)从“基础设施”看5G、物联网给内需的贡献

一直以来,通信业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都处在一个较高的水平。大量通信业经济贡献的文献显示,通信业对国民经济的乘数达到4倍以上,即通信业直接投资的1元钱能够带来国民经济4元钱的乘数效应。

其中,基础设施的乘数作用无疑更大。正如前述3G网络的经济效应,在5G、物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中,不仅对于光纤光缆、通信设备、电源设备、空调设备形成直接投资,建成后带动了手机、智能硬件、行业终端、政企应用等间接的投资,进一步促进上游产业的出货量以及基于这些基础设施形成新的经济形态、商业模式。这些都是从5G、物联网基础设施形成的杠杆作用。

曾经有个针对应对经济危机的段子广为流传:在经济危机期间,政府雇人不断挖沟并埋沟,虽然没生产出新的产品,但直接促进了就业和带动了相关产业的生产,也是应对危机的一种方式。这也是在经济下行阶段宏观经济政策很多倾向于基础设施投资来促进内需的原因。当然,5G、物联网基础设施的投资比挖沟埋沟的意义大得多,不仅在经济下行周期中能够带动相当部分国民经济的增长,加固实体经济的能力,还能在全球科技发展中提升竞争力。

5G的就业贡献(单位:万个),来源:中国信通院

去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测算,到2030年,5G将直接带动总产出、经济增加值和就业机会分别为6.3万亿元、2.9万亿元和800万个,间接带动总产出、经济增加值和就业机会分别为10.6万亿元、3.6万亿元和1150万个。在这一强大经济贡献值预期下,5G的加速商用一定会成为国内需求的重要增长点。同时,NB-IoT、eMTC等物联网基础设施也具有一定的杠杆作用。

目前,美国运营商已“抢跑”5G,韩国运营商已开启5G正式商用。从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工作来看,若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5G牌照发放加速预计会成为现实。另外,NB-IoT、eMTC等物联网基础设施也依然是投资的重点。

从具体技术和市场发展来看,5G、物联网目前依然面临着需求不足、应用场景缺乏和商业模式不明确等问题,但在整体经济发展预期下,预计5G、物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步调仍然会加快。毕竟在“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形势下,整个市场信心比黄金更宝贵,5G、物联网即使扮演不了“白衣卫士”的角色,也要给经济寒冬下从业者一丝信心。

作者:赵小飞

物联网智库 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

上一篇:2016年工信部重点要做的 六件大事儿_10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